兔子,让一部分人富起来

        2018-04-26 23:25 来源: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
        本人玩天龙,一直以来是随心所欲:从流漂荡去,任意东西游。练级不勤奋,赚钱不积极。加上脸皮薄,又好肿了充胖子,每每忍着揪心的痛故作普度众生状,因此游戏玩了5个多月,家无隔夜粮,一身垃圾装。但是俺心理素质好,依然坚强地屹立于他人数次不怀好意的打量中而毫无愧色。

        其实,坚强只是我的外表,我的内心还是很柔软的,当被触及到痛处的时候,我也会流泪。那天,当我对级别差不多的队友们一一不怀好意地打量过他们的装备和宝宝后,我默默地流泪了。同样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游戏玩家,差距咋就这么大涅!

        那一天晚上,俺没有上游戏,俺拿出了曾经窥过封皮这块斑却始终未能知其全豹的名著《厚黑学》。老李果然有见地啊!几页书读下来,俺心里热乎乎的,俺眼前明亮亮的,俺对俺的脱贫指日可待首先有了一个理论上的根据。



        厚积薄发厚积薄发,给俺一个支点,俺能撬起地球。俺的目标不是地球,俺的目标是金子!支点,如期而至。

        中秋节至,新活动出。俺为了可爱的兔子耳朵兴冲冲的扑向阿朱妈妈的怀抱。几轮下来,俺发现,这任务不难做,就是墨迹,4种烹饪轮着要,而且大量。许多人都为了平时不起眼的烹饪满世界乱喊,香菇肉丝的价格一度飙升到10金一个。

        俺意识到,机会来了,机会女神在倾听了俺呜哇呜哇哭嚎后,决定给俺开个后门。俺立马开了2个不为人所知的小号(这2个小号俺一定要、绝对要、必须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跟俺有任何一点点的关系,否则,俺会死得很惨。为什么这么说呢,请看下文),学了1级种植、1级钓鱼、1级烹饪,两个新鲜的面孔就在俺们区里隆重登场了。

        其中一个女号,主攻后勤,钓鱼,种地,烹饪,是隐藏在幕后的主要供货者。另一个男号,勇敢地冲到了台前,接受了一切鄙夷、愤怒而又无可奈何的目光的冲击。男号在勤勤恳恳地种地、钓鱼、烹饪之外,主要工作是摆摊。当俺端坐在洛阳九州商会的大门口,打出了兔子耳朵烹饪的旗号时,俺心中的自豪油然而生俺可以毫不脸红的大声宣布:俺是俺们区第一个有组织、有计划、有体系的发兔难财的二道贩子。







        第一桶金子啊,是那么的容易,当所有人还都在为新任务忙乱的时候,当所有人都不知道原来这任务所需的烹饪竟然是数以百计的时候,俺的香菇肉丝和生菜肉松就以5金一个价格飞进了一个个爱美的姐姐妹妹的兜兜里,继而通过阮阿姨飞进了那个笨蛋阿朱的厨房,最终飞进了乔峰的大嘴。 而黄橙橙的金子,流通进了俺干瘪瘪的钱袋子,俺此时的心情啊,就俩字:舒坦!

        可惜,好景不长,很多人在一边给俺留言:黑!真黑!太黑了!一边端着菜盘子忿忿地离去之后,其中一些人也恍然了,大悟了,开始步我后尘了。于是,我可怜的烹饪,从5金一个降到了5个15金,好在那些人都不成气候,属于打游击的小商小贩,对俺着菜篮子大枭不能构成威胁。但当有一天俺一觉睡醒之后,发现俺的旁边坐着一个叫什么什么白菜巴乔的家伙竟然也摆上了摊,肉类烹饪的价格竟然被拖到了1金66银一个的时候,俺的心啊,瓦凉瓦凉的,俺恨不得立马开了大号,乘这家伙出城巡游的时候背后给她一板砖!好在俺涵养好,俺忍了。俺尽量去想白菜和巴乔的种种好处。

        俺怒气冲冲的补充了货源,依旧坐在了她的旁边,俺深思熟虑一番,终于没有把价格调到比她少一点点,而是跟她一模一样俺要让她明白,奸商,也是有道滴~~~~俺要让她羞愧、俺要让她自省。




        俺也试图跟这位白菜巴乔沟通,不过她好像人不在,俺作罢。正在此时,另一个兔子耳朵烹饪小摊横空出世了(搜狐啊!为什么不给俺专利,这名字,俺要注册啊!)

        俺立马发动奸细(就是形象依然清新无邪的小女号啦)去刺探了一番,发现摊主叫我爱朱贺,肉类价格比俺们俩还低。俺觉得,作为耳朵烹饪市场的鼻祖,俺不能任由这些后辈无限堕落下去啦,俺有必要对他们进行一番教育啦。

        俺立马密了朱贺,俺谆谆道:你这样是不对滴~~~生意不是这么做滴~~~这样恶意竞争只能拖垮了市场,我们辛辛苦苦发掘起来的生财之道就成了泡沫经济了,最终倒霉的还是我们。我们应该团结一致,统一市场价格,这样对我们有利,也对初期消费者公平。

        朱贺同学还是很有前途的,很快的响应了俺。俺又跟她介绍了一下肉类烹饪从5金到3金到1金66银的令人痛心的走势,以及那位始作俑者白菜八桥的恶行,并且语重心长地解释了俺为什么没有乘人不在之危再下调价格的高尚情操,朱贺同学被深深地感动了,哽咽着对俺说:那咱们把市场再拉高吧,把肉菜上调到2金一个。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我后继有人,后继有人啊!我扭头一看,白菜的摊子上只剩下1、2个肉菜了,不构成威胁,现在的市场就我和朱贺两人,遂当即拍板通过了朱贺的提议(插一句,一直到现在,本区肉丝香菇和生菜肉送的价格还是基本上保持2金只上不下,批发价略有浮动,厨子们都应该感谢我和朱贺那一次洛阳会议啊!),就这样,市场回升了。







        就这样,生意继续着,钱包满满的鼓了起来,当然了,比起那些卖套装的大大号、靠买点卡、充元宝的人民币玩家,俺这点小钱不算什么,但毕竟是让俺小小康了一把。俺也开始时不时地逛逛街、蹿蹿摊位、扒拉扒拉九州小店了,以前,俺可都是灰溜溜的低头飘过滴~~

        钱赚了多少,我真的不记得了,我本来就是一个不记事的人,享受的也只是奋斗的过程,至于结果,静静的躺在仓库里,用得着的时候去临幸一下,用不着的时候,对于具体数字我也张口结舌。但我终于不是以前那个库里终于攒了50金就欢天喜地的赤贫了。

        市场这个东西,就是个供求关系。对耳朵充满憧憬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始终比不上后来领悟的发耳朵烹饪财的人,洛阳街头,大大小小的克隆耳朵烹饪鳞次栉比,基本上走三步就得被绊一下。好在我前期教育的好,即使有几个自以为得逞的压价的,但大体上的价格基本保持不动。

        有的消费者也曾跟我探讨过这个价格问题,对于这种双边会谈,我是欢迎的,欣慰的,毕竟,这给我一个机会让他们懂得市场被拖垮并不是消费者的福音,相反的,商品贬值了,对他们也没有好处。虽然我光明磊落,但我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会谈一定要在城里进行。我不能用我的小命去冒险,谁知道哪个温情脉脉的消费者在倾听了我的逆耳忠言之后会不会突然暴跳如雷?当我出城钓鱼的时候,我身上的资金也决不能超过10两银子。

        也许有人说我黑,我承认是有点。我也很大方的对那些咬牙切齿的消费者坦承这一点,但是有一点,我明着来明着去,绝对不骗人。对于一些人问我任务怎么做、烹饪怎么弄,我也直言不讳。我不怕你来抢生意,只要你别以本伤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这个耳朵烹饪的经济市场里,甚至最终不会有渔翁,只有自相残杀最终两败俱伤的我们。







        对于价格的控制,一定就要看商界带头人、菜篮子大枭是如何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于惊涛骇浪中屹立不倒的了,一定要团结广大菜篮子同仁、孤立一小撮菜篮子败类,要将市场稳定在双赢的水平线上下浮动。不要觉得自己黑,我们不是黑,我们是在为经济复苏默默地、随千万人吾往矣地、任你毁任你谤我自问心无愧地作着类似于地下党的贡献。 俺很厚道地说~~~俺不能光自己赚了钱,就不管国计民生~~~~俺不能让烹饪变成泡沫经济~~~~






        前回书说到俺诲人不倦的对消费者们一一解释这个黄金市场的双赢问题,接下来跟大家谈谈俺为什么坚决与两个小号尤其是男小号拒不相认的原因。其实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俺这耳朵烹饪开山鼻祖的男小号在区里,起码在一些姐姐妹妹中(特别特别是峨嵋美女中)已小有名气。当然了,也不是什么好名声。俺这名字,都是被玉齿咬碎了、嚼烂了、含着血喷出来的。

        俺的一个朋友就多次在俺男小号的摊位上留言,痛斥俺的黑心奸诈,其言辞之激烈、语气之铿锵每每让俺出城补货的时候都会先四下里张望一番,生怕有人冷不丁一爪子挠过来。不过对于赚他的钱,俺是毫不脸红心跳的,这厮是造成俺穷困潦倒若许年的主要原因之一:借钱从来不还,要东西向来都是理所当然、气吞山河的。所以,俺看着他的留言,惊惧之余,还是很乐不可支的。

        还有一次俺大号正在刷副本,小号也不甘寂寞的满世界打广告,俺们队伍里的峨嵋就恶狠狠的对俺们说:就他!谁想做耳朵任务他卖烹饪,黑得要死!从那语气,俺听出了绝对是谁薅光了她凤凰的毛、打扁了她宝宝的脸才能激发出的那种不共戴天的仇恨。俺遂噤若寒蝉,一声没敢吭。不过此女亦非池中物,那天兴高采烈的对俺们说,她的小号也走上了靠兔子烹饪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短短片刻,摆摊已经卖了150金了。俺无语。

        面对着强大而庞大的竞争对手群,俺站在曾经独钓青草鱼的无量桃花潭,四睨如今簇拥了周身的后起之渔翁们,俺决定抓起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名言绝句,维新求变。

        如何求变呢,其实俺也没有太多的构思,毕竟俺这人生性疏懒带清狂,差不多乐过了就得了,也不想再动什么脑筋了。兔子烹饪还是继续要做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过,烹饪物,多了2级食品了。这个我也不用解释,做过的人都知道了。恐怕很快3级食品也该做了,所以我已经囤了一小批了,不过是自用的。 因为我觉得,还是做1级的销路好,2级的也行,但是3级的嘛,难说了。原因如下:

        第一,烹饪只停留在1级的话,产品纯度高;

        第二,很多人没有什么耐心去做后续任务,拿到1对耳朵就得了;

        第三,做任务都做到3级烹饪的份上了,还没领悟,还要靠买烹饪过活,那我就什么也不说了,我向这些为我们这些菜贩子做出贡献的人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另外补充一点,俺的确是很有道德地~~~~俺一开始以为这个活动截止到10月1号,所以俺对9月30号还在买1级烹饪的人都进行了忠告,让他们自己算好时间,别白忙活一场,最后钱花了,耳朵没来得及戴上。后来俺又仔细查了,俺对他们指点江山道:放心大胆地从俺这里进货吧,兔子耳朵在等待着你们!







        现在,让我们把话题从兔子的耳朵上转移一下,转移到兔子本身。

        那天,男小号地种上了,鱼不想钓,活力也没有了,就打算上岛溜达溜达,正值月黑风高、人畜俱寂之时,曾经风起云涌、万头攒动的兔子区,竟然也难得几分宁静。俺遂决定虐虐兔,看看能不能掉点传说中的玉佩啥的。俺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10级出头、穿的跟根儿莴苣似的小逍遥在弯腰撅股的卖力埋着陷阱,时不时有几个大号逡巡过来瞄上一眼就走,这情形,不说咱也明白了,咱不讨那厌。俺默默地找了个没人的旮旯,也开始弯腰撅股的下陷阱啦忘了说了,俺也是莴苣也似的小逍遥。不知是否老天垂怜,一向没什么运气的我,竟然短短一会打到了5个玉佩。眼瞅着天开始放亮,人潮开始向岛上涌动,俺手里紧紧攥着5个玉佩回到了苏州。站在苏州广场,俺狂喜,继而,俺思考:是继续再整5个,让俺光明正大的大号也过上对兔子呼来呵去的奴隶主生涯呢?还是放弃华而不实的兔子,转投经济型发展。

        俺思绪万分,就在那个广场,就在那个清晨,俺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完成了从小资到脚踏实地的朴实劳动人民的升华过程。俺满腔革命斗志的回到了我一直战斗的地方:洛阳九州大门口,俺踌躇满志的摆上了俺的摊位,架上,除了涛声依旧的4样烹饪,还多了5个流光溢彩的玉佩。俺的抉择是正确的,俺的血泪没有白流,25金一个的玉佩转眼出去仨。至于另两个,一个在群众愤怒的留言中以30金的高价标了出去,另一个,俺正在摆。。。。。群众的留言嘛,俺摘录两条来自同行的,一条是:我的玉佩15金都没人要,你疯了吧!另一条是:草!这价格你要卖的出去才怪呢!俺没有气愤于他们不雅的言辞,俺一个起身,就无言的擦去了他们酸酸的痕迹。俺不羞愧,俺这是在为复苏经济做着悲壮的努力。在俺们黑的过程中,市场复苏了,经济搞活了,商品和货币都流通了。另外,我的大号也偶然间打到一个玉佩,卖价:50元宝。俺还是很满意的。

        (责任编辑:佚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