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等待,只为一回眸

        2018-04-26 23:25 来源: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
        一千年,我被封印在一把剑中一千年,一千年的等待,一千年的寂寞 我是谁?我在等待着什么? 一千年后,我被一位叫欧冶子的铸剑师从一把名唤摇光的剑中唤醒,我看着他那惊讶而又欣喜的样子,我便知道了,我的命运从此掌握在了他的手里。 他说我是剑魂,我浅浅一笑,其中的苦,他却不曾知道。 他略加思索后,脸上扬起一抹笑意,他笑着告诉我,以后我叫素颜,我依旧浅笑,依旧将心中那份苦涩埋藏在心里。 几日后。一切都变了,欧冶子失踪了,只留下一把剑,一把他还未铸完的剑和我放到一个包裹里。江湖中的豪杰都开始到处寻他,这一寻,又便是十年,我又被尘封了十年。 这是我的宿命,无论我如何努力,终究是逃不过一个情字,逃不过那千年的诅咒。 十年后,我被一位一袭素衣的男子在长白山脚下找到,我知道,这男子是来找欧冶子的。只是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十年。 男子打开包裹,见到了正在剑上熟睡的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渐渐皱紧了眉头,轻叹了一声,又合上了包裹,把我和剑放到了他的包裹里,然后静静的离开。 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卧在一榻软席上,窗边站着一位气质不凡的男子,是他,那个带走我的男子。 是你? 你醒了?男子深锁着眉头。 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男子冷淡平静的答道,你是我挚友欧冶子找到的千年剑魂,你拥有千年不死的身躯。当年欧冶子为了寻你打造一把绝世神兵,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却不曾,在他临终前终没有完成他的心愿。 那刻,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欧冶子唤醒我后会有一种亲切而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我千年的等待,只是为觅一位读得懂我的有缘人给予我第二次生命。 第一章 一道紫光从天而降。 哈哈哈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堂舍内,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我慢慢睁开眼睛,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哈哈哈,这千年剑魂果然不一般,拥有她的剑,还未出鞘就足以把敌手震慑在百米之外,只可惜,这剑魂太血腥,出剑时,要用人的鲜血来祭魂 这剑魂,是寂寞的吧,寂寞的千年了。 说话的男人,是当今名满天下的第一铸剑师欧冶子。 我是一个被封印在剑中一千年的剑魂,呵,一千年啊,一千年的寂寞又有谁知晓?一千年前,我为了挚亲投身熔炉之中,一千年后,剑已成绣铁,命运的折磨使我早已习惯了噬血。我曾经发誓,要是有谁寻到我,把我和心爱的摇光分开,那他将永远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我是冷血的。 可在我见到欧冶子的那刻,我后悔了,我后悔为什么在千年前要下这个毒咒他是多么的亲切啊,他的头上布满了花白的青丝,皱纹爬满了他和蔼的脸庞,他的笑意,如慈父般充满着怜惜 这万恶的毒咒啊,为什么,为什么是我用意念许下的?只因为我的自私,而将害掉一个读得懂我的人;只因为我不愿离开这把摇光 第二章 呵呵,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呢?你一定有一个名字吧?欧冶子满脸笑意的问我。 我摇摇头。 难道小家伙没有名字么? 我依旧摇摇头。 呵呵,想必是小家伙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吧欧冶子微笑着。 我努力的点头。是啊,千年的寂寞早已使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小家伙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身素净的衣衫和一张清秀的面容,就叫你素颜吧,怎么样?呵呵 我努力的对着他笑,但,我已经不记得怎么笑了,只能勉强的学着他笑,而他似乎懂得了我的心思,把我抱在怀里,带着我到大街上看世人的表情。 渐渐的,我习惯了世人所谓的笑,我发现,原来世人所谓的笑是那么的虚假,那么的阴险这也让我学会了浅浅的笑,虽然看上去很真,但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多么的虚假,唯一不变的,是我对欧冶子及以后那个再次发现我的男子的笑。 第三章 我习惯了依偎在欧冶子的怀里看繁华的苏州城中睡去。因为欧冶子的怀抱,很暖。 苏州城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看了不几天我就厌烦了,吵着嚷着要欧冶子带我到四处观看山山水水,因为我知道,我的诅咒还有4天就要应验了。 欧冶子很懂我,他知道我喜欢雪,就常常笑着对我说素颜啊,等我铸完这把剑后,我就带你去长白山看雪 而我也总是笑着应他。 我开始数着欧冶子的生命倒计时,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时间过得慢点啊。 冶子,我想去看雪!这是我从剑中解封来说的第一句说话。 欧冶子惊讶的看着我,久久的不说一句话,然后笑着答应我,等他铸完剑 我假装生气,向他撒娇,只是希望他现在就能带我去。 欧冶子拗不过我,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 长白山的雪,好美。 我依旧偎在欧冶子的怀里,不同的是,我没有睡着,我静静的告诉了他残酷的事实。 欧冶子依旧笑着,我似乎感到他是在自嘲,嘲笑自己的痴傻。直到欧冶子死的那刻,他始终没有责怪我。 第四章 十年了,欧冶子死了十年了,我又被这岁月湮没了十年。这十年间,曾有不少江湖豪杰来长白山寻找过他,可是谁也不曾找见过。 这天有个年轻的男子来找欧冶子,他找遍了长白山,终于在长白山脚下找见了欧冶子的包裹。 男子不紧不慢的打开包裹,看见了正在熟睡中的我躺在那把欧冶子还未铸完的剑上,男子注视了良久,似乎明白了什么,渐渐的皱紧了眉头,然后重新把我和那把未铸成的剑包裹起来,放进他的包裹里,带着下山去了。 我不曾想过,这男子才是真正改变我一生的人。 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席软榻上,模糊的记得在昏睡前我和欧冶子在长白山看雪,然后欧冶子死了,不久,我也因为受不了寒冷而昏睡过去 我向四周望去,看见窗轩前有个男子,男子的衣着素雅不失风韵,发髻高绾着,旁边留了一缕青丝是他么? 男子渐渐转过身来,我看见了他清新的面容,是他,果然是他,那个千年前的铸剑师。
        (责任编辑:佚名 )